_入職時(shí)已超過(guò)退休年齡,但簽的是勞動(dòng)合同,構成勞動(dòng)關(guān)系嗎?(高院再審) - 案例分析 - 濟南邦得人力資源有限公司

歡迎來(lái)到濟南邦得人力資源有限公司!

咨詢(xún)電話(huà): 0531-87081715 | 0531-87081633

新聞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新聞中心 > 案例分析

入職時(shí)已超過(guò)退休年齡,但簽的是勞動(dòng)合同,構成勞動(dòng)關(guān)系嗎?(高院再審)

瀏覽次數:0 日期:2020-05-04

入職時(shí)已超過(guò)退休年齡,但簽的是勞動(dòng)合同,構成勞動(dòng)關(guān)系嗎?(高院再審)


何英姑于2014年入職東莞某玩具廠(chǎng),入職時(shí)已經(jīng)達到法定退休年齡,但未享受養老保險待遇。入職時(shí)公司與何英姑訂立了書(shū)面勞動(dòng)合同。

 

2018年5月,何英姑以公司拖欠工資為由提出被迫解除勞動(dòng)合同,并要求公司支付解除勞動(dòng)合同的經(jīng)濟補償,公司不同意。

 

何英姑遂申請勞動(dòng)仲裁。

 

仲裁庭于2018年5月28日作出不受理通知書(shū),以何英姑超過(guò)法定退休年齡,申請不屬于勞動(dòng)人事?tīng)幾h仲裁范圍為由,不予受理。

 

何英姑不服該不予受理通知書(shū),就此提起訴訟。訴訟請求如下:

 

1.判令公司依法支付拖欠的2018年3月1日至3月31日的工資4280.1元;2018年4月1日至4月30日的工資1501.8元;2018年5月1日至5月13日的工資1610.6元。

 

2.判令公司依法支付2016年5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依法應得的工資差額26312.13元。

 

3.判令公司支付被迫解除勞動(dòng)合同關(guān)系的經(jīng)濟補償金17958.8元(4489.7元/月×4個(gè)月)。

 

4.判令公司支付2016年至2018年5月期間應休未休的帶薪年休假工資12951元(4489.7元/月÷26天/月×10天×3倍×2.5年)。

 

5.判令公司支付2017年6月至2017年10月的高溫津貼750元(150元/月×5個(gè)月)。

 

以上4項合計65364.43元。

 

一審法院:本案應為勞務(wù)糾紛,不屬于勞動(dòng)糾紛范疇

 

一審程序中,法院釋明要求何英姑按勞務(wù)合同糾紛主張權利,何英姑當庭表示不同意變更本案案由為勞務(wù)合同糾紛。

 

一審法院認為:何英姑與公司之間形成勞務(wù)關(guān)系,何英姑的各項訴請均是處于勞務(wù)關(guān)系期間,本案應為勞務(wù)糾紛,不屬于勞動(dòng)糾紛范疇。

 

一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款第三項的規定,裁定:駁回何英姑的起訴。一審案件受理費5元,退回何英姑。

 

何英姑不服,向東莞中院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何英姑入職時(shí)已經(jīng)達到法定退休年齡,與公司不構成勞動(dòng)合同關(guān)系

 

東莞中院認為,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diǎn)為:何英姑與公司是否構成勞動(dòng)關(guān)系。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dòng)合同法實(shí)施條例》第二十一條規定,勞動(dòng)者達到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dòng)合同終止。

 

本案中,由于何英姑在2014年入職時(shí)已經(jīng)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根據前述法律規定,何英姑與公司并不構成勞動(dòng)合同關(guān)系,現何英姑堅持基于勞動(dòng)合同關(guān)系提起本案訴請,原審法院予以駁回并無(wú)不當。何英姑因向公司提供勞務(wù)所享有的相關(guān)權利可另循勞務(wù)關(guān)系予以救濟處理。

 

綜上,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申請再審:法律未對成年勞動(dòng)者作年齡上的限定,我與公司構成勞動(dòng)關(guān)系

 

何英姑仍不服,向廣東高院申請再審,認為一、二審法院適用法律錯誤。法院認定屬勞務(wù)合同糾紛,屬于認定事實(shí)和適用法律錯誤。理由如下:

 

一、我于2014年11月3日正式受聘于公司包裝部,當時(shí)雙方簽訂書(shū)面勞動(dòng)合同時(shí),公司已經(jīng)清楚了解并知道我的實(shí)際年齡已達退休年齡,而且其也一直按照勞動(dòng)合同法的規定來(lái)要求勞動(dòng)者的。根據公平、誠實(shí)、守信、合法的原則,本案理應屬于適用勞動(dòng)合同法的調解處理范疇。

 

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dòng)法》第58條關(guān)于對勞動(dòng)者年齡界定的規定未對成年勞動(dòng)者作年齡上的限定,根據法無(wú)禁止則可的原則和我國現階段人力資源社會(huì )保障部關(guān)于擬對勞動(dòng)者延遲退休的規定,也是鼓勵雖已經(jīng)達到50周歲或者60周歲的勞動(dòng)者延遲退休。社會(huì )保險法對雖已經(jīng)達退休年齡,但社會(huì )養老保險費未繳滿(mǎn)15年的,還可延長(cháng)5年的繳費年限,延長(cháng)5年繳費仍然繳不滿(mǎn)15年的,可以一次性繳滿(mǎn)15年,同時(shí)辦理養老保險待遇領(lǐng)取手續,由此可知,我國勞動(dòng)法并未對成年勞動(dòng)者的年齡作限制性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dòng)法》第73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dòng)合同法》第44條規定,雙方構成勞動(dòng)關(guān)系。

 

三、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審理勞動(dòng)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三)第七條規定,勞動(dòng)者沒(méi)有依法享受退休待遇和領(lǐng)取退休金的就應按勞動(dòng)關(guān)系處理。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關(guān)于達到或者超過(guò)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dòng)者(含農民工)與用人單位之間勞動(dòng)關(guān)系終止的確定標準問(wèn)題的答復》(【2015】民一他字第6號),故本案應按勞動(dòng)合同糾紛處理。

 

四、《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dòng)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dòng)合同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huì )保險法》在法律效力層級上都高于國務(wù)院制定的《勞動(dòng)合同法實(shí)施條例》。

 

五、作為一個(gè)合法公民,參加和付出了真實(shí)辛勤的勞動(dòng),就連公司自己在法庭上就曾經(jīng)明確表示愿意支付給我的勞動(dòng)報酬都被一審法院剝奪了,明顯違反勞動(dòng)法及勞動(dòng)合同法的立法初衷,違背國家勞動(dòng)光榮的號召。

 

高院裁定:何英姑在原審法院向其解釋后仍堅持以勞動(dòng)合同關(guān)系提起本案訴訟,一、二審法院裁定駁回并無(wú)不當。

 

廣東高院經(jīng)審查認為,本案爭議焦點(diǎn)為:申請人何英姑與公司是否構成勞動(dòng)關(guān)系。

 

何英姑在2014年入職時(shí)已經(jīng)達到法定退休年齡,《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dòng)合同法實(shí)施條例》第二十一條規定“勞動(dòng)者達到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dòng)合同終止”。何英姑與公司并不構成勞動(dòng)合同關(guān)系而是屬于勞務(wù)關(guān)系,何英姑在原審法院向其解釋后仍堅持以勞動(dòng)合同關(guān)系提起本案訴訟,一、二審法院裁定駁回起訴、上訴并無(wú)不當。

 

何英姑認為本案屬于勞動(dòng)關(guān)系的再審申請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何英姑因向公司提供勞務(wù)所產(chǎn)生的糾紛可另訴解決。

 

綜上,何英姑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規定的再審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何英姑的再審申請。

 

案號:(2019)粵民申5181號(當事人系化名)


【參考依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dòng)合同法實(shí)施條例》


第二十一條 勞動(dòng)者達到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dòng)合同終止。


廣東高院《關(guān)于審理勞動(dòng)人事?tīng)幾h案件若干問(wèn)題的座談會(huì )紀要》


11.用人單位招用已達到法定退休年齡但尚未享受基本養老保險待遇或領(lǐng)取退休金的勞動(dòng)者,雙方形成的用工關(guān)系按勞務(wù)關(guān)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