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騎車(chē)上班,突刮大風(fēng),被樹(shù)砸傷,是否工傷? - 案例分析 - 濟南邦得人力資源有限公司

歡迎來(lái)到濟南邦得人力資源有限公司!

咨詢(xún)電話(huà): 0531-87081715 | 0531-87081633

新聞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新聞中心 > 案例分析

騎車(chē)上班,突刮大風(fēng),被樹(shù)砸傷,是否工傷?

瀏覽次數:0 日期:2019-05-22

荊無(wú)命是西安某酒店員工。2017年5月3日6時(shí)許,荊無(wú)命在騎電動(dòng)車(chē)上班途中,被路旁大風(fēng)刮倒的樹(shù)砸傷,致其昏迷不醒,被送往唐都醫院搶救。


周?chē)罕娤?10報警,當地派出所出警。


經(jīng)醫院診斷為:1、頸脊髓損傷伴全癱;2、頸6、7棘突及頸7左側椎板骨折;3、胸3-6、8椎體骨折;4、額頂部頭皮撕脫傷;5、閉合性顱腦損傷;6、閉合性胸部損傷......


2017年6月1日,公司向西安市人社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西安市人社局審核后要求補正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


2017年6月1日,派出所出具情況說(shuō)明,內容為:2017年5月3日7時(shí)00分接市局110指令稱(chēng):毛窯院村向東50米處,有一騎電動(dòng)車(chē)穿雨衣的男子倒地上要求出警,接警后我所民警出警至現場(chǎng),現場(chǎng)無(wú)人,風(fēng)雨很大,公路旁只有一棵枯死的大樹(shù)被移至公路兩旁,受傷者隨后被送往唐都醫院救治,經(jīng)了解受傷者系荊無(wú)命(男,在西安市某酒店做水電維修工)。


2017年6月5日,公司提交無(wú)法補辦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的情況說(shuō)明。


2017年6月22日,西安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shū),認定荊無(wú)命所受傷害,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認定工傷或者視同工傷的情形,決定不予認定或者視同工傷。


一審法院:騎電動(dòng)車(chē)上班途中被樹(shù)砸傷,不能證明系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不屬工傷


一審法院認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chē)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


本案中,荊無(wú)命在騎電動(dòng)車(chē)上班途中被路旁大風(fēng)刮倒的樹(shù)砸傷,在工傷認定過(guò)程中未提交《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或其它有效證據,不能證明該起事件系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其所受傷害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的規定,也不符合其他認定工傷或者視同工傷的情形,西安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shū)并無(wú)不當。


綜上,法院判決駁回荊無(wú)命訴訟請求。


員工上訴:工傷認定部門(mén)沒(méi)有本人負主要責任的證據,應當認定為工傷


荊無(wú)命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上訴理由如下:


我在騎電動(dòng)車(chē)上班途中被路旁大風(fēng)刮倒的樹(shù)砸傷的事實(shí)各方均認可,無(wú)疑屬于交通事故。該事故屬于單方交通事故,當時(shí)未報交警處理,事后亦無(wú)法出具相關(guān)認定書(shū)和證明,但是在案的相關(guān)證據已經(jīng)可以排除我本人的主觀(guān)故意或者重大過(guò)失。


我在工傷認定中窮盡了自身的舉證責任,無(wú)法提供《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最高院《關(guān)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第一條規定的是認定本人主要責任的證據,而不是非本人主要責任的證據,如果工傷認定部門(mén)沒(méi)有本人主要責任的證據,則應當認定為工傷,本案人社局沒(méi)有證據證明我負交通事故的主要責任。所以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


人社局答辯:公安交通部門(mén)是確認交通事故的職權單位,你不能提供交通事故責任證據,不能認定為工傷


西安市人社局答辯稱(chēng):公安機關(guān)交通管理部門(mén)是確認是否屬于交通事故的職權單位,用人單位和勞動(dòng)者均未提交公安機關(guān)交通管理部門(mén)出具的《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或《交通事故證明》,不能認定荊無(wú)命上班途中發(fā)生事故屬于交通事故。


非主要責任交通事故的認定必須有有權機關(guān)出具的法律文書(shū)為依據。荊無(wú)命無(wú)法提供有效的法律文書(shū),不能認定本案系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因此荊無(wú)命所受傷害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認定工傷或者視同工傷的情形。


二審法院:認定工傷應當以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作為依據


二審法院經(jīng)審理認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chē)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蹲罡呷嗣穹ㄔ宏P(guān)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第一條,人民法院審理工傷認定行政案件,在認定是否存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本人主要責任”、第十六條第(二)項“醉酒或者吸毒”和第十六條第(三)項“自殘或者自殺”等情形時(shí),應當以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結論性意見(jiàn)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書(shū)為依據,但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和結論性意見(jiàn)的除外。


本案中,荊無(wú)命在工傷認定程序中未向人社局提交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結論性意見(jiàn)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書(shū)為依據,不能證明本案屬于《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的應當認定為工傷的情形,人社局據此作出不予工傷認定決定符合法律規定。人社局在處理工傷認定申請過(guò)程中,依法履行了受理、調查核實(shí)、決定及送達等法定程序,程序亦合法。


綜上,二審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申請再審:我被路旁大風(fēng)刮倒的樹(shù)砸傷,我沒(méi)有主觀(guān)故意或重大過(guò)失,應當認定工傷


荊無(wú)命不服,向陜西高院申請再審稱(chēng),我騎電動(dòng)車(chē)上班途中被路旁大風(fēng)刮倒的樹(shù)砸傷的事實(shí)三方當事人均予以認可,未通過(guò)工傷認定的唯一理由就是沒(méi)有《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但結合事故發(fā)生時(shí)的客觀(guān)證據,以及出警派出所的情況說(shuō)明,足以排除事故發(fā)生系本人的主觀(guān)故意或重大過(guò)失。


本案二審判決后,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陜01民終8009號民事判決已經(jīng)確認我在此次事故中沒(méi)有責任,符合工傷認定條件。請求撤銷(xiāo)西安市人社局《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shū)》,責令西安市人社局重新作出工傷認定的具體行政行為。


西安市人社局答辯稱(chēng),認定工傷需要確認兩點(diǎn),一是是否屬于交通事故,第二看責任分配。本案中沒(méi)有任何機關(guān)單位出具交通事故證明,依照《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必須是交通事故才能認定工傷,你提交的(2018)陜01民終8009號民事判決中未明確本案系交通事故,工傷認定必須嚴格按照《工傷保險條例》來(lái)執行。


高院裁定:申請工傷認定時(shí)未提交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結論性意見(jiàn),無(wú)法確認是交通事故,不能認定為工傷


陜西高院經(jīng)審理認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chē)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蹲罡呷嗣穹ㄔ宏P(guān)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第一條,人民法院審理工傷認定行政案件,在認定是否存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本人主要責任”、第十六條第(二)項“醉酒或者吸毒”和第十六條第(三)項“自殘或者自殺”等情形時(shí),應當以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結論性意見(jiàn)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書(shū)為依據,但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和結論性意見(jiàn)的除外。


本案中,荊無(wú)命騎電動(dòng)車(chē)在上班途中被路旁大風(fēng)刮倒的樹(shù)砸傷,但其在申請工傷認定時(shí)未提交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shū)、結論性意見(jiàn)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書(shū)為依據,不能證明本案屬于《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的應當認定為工傷的情形,西安市人社局據此作出不予工傷認定決定并不違法。


關(guān)于荊無(wú)命在本次審查期間提交的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陜01民終8009號民事判決書(shū),以證明其符合認定工傷的條件。經(jīng)查,該判決系荊無(wú)命訴西安市灞橋區公路管理站物件損害責任糾紛,該判決認定灞橋區公路管理站作為道路及樹(shù)木的管理者,未盡到管理維護責任,對荊無(wú)命的損害結果應當承擔賠償責任。該判決并未明確認定本案為交通事故,故荊無(wú)命主張該判決能夠作為認定工傷的依據的理由不能成立。


綜上,高院裁定如下:駁回荊無(wú)命的再審申請。


案號:(2019)陜行申70號(當事人系化名)